新闻详情
知识产权+股权:资本可以这样与科学家做生意
文章附图

目前“小资本”也能撬动“大科研”;不妨架构“知识产权”和“股权”的双线运营,“激励”可以“被激励”的科学家……



是否想过,某一天,资本也可以与科学家“眉来眼去“?或者,让一个看报表、看业绩、看行业研报的人去看“分子式”、看实验数据、看论文,好像“牌”不对啊;资本对接科技成果似乎隔山隔水。


10月18日的“科技成果转换直通车”就试图拉近二者距离。这场由科技部火炬中心牵头,深交所主办,携手北京科委和中关村管委会的活动,似乎在“科研团队”、“企业”、“政府”、“资本”之间,要打一个超越孵化器的大算盘。尽管,这只是开始。“直通车筹备前,科技部火炬中心将二十项生物医药的杰出科研成果发给了两拨人,一拨是技术领先的上市公司,一拨是券商的投行部门。旨在促进并购。”一位参会的科技企业负责人透露。


殊料,上市公司兴趣极大,对科研成果趋之若骛;券商投行却一脸茫然:没销售、没市场、没知识产权(怕泄密、不申请)三无,还看不懂技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啊;于是,兴趣寡然。


资本与科技成果或(科学家)之间横亘着这样三条沟壑,按照亿石科学集团(简称“亿石”)合伙人贠晓汝的话说,它们是:资本该不该“懂技术”,如果应该,学习机制如何;“股权”和“知识产权”在科技成果转化中如何配合使用;“资本”——“知识”如何实现联合供给。


作为被科技部火炬中心调研的单位,旨在“真挚投资于科学”的亿石科学集团,触及多个领域的科技产业资源后发现;科学家团队彼此激发协同合作在亿石体系下产生新的知识成果,科技产业资源彼此交汇形成新的商业机会。


其画外音是,目前“小资本”也能撬动“大科研”;不妨架构“知识产权”和“股权”的双线运营,“激励”可以“被激励”的科学家。


不过,科技转换的实现路径如何?为什么是现在?


小资本”如何撬动“大科研”?

 也许可以从时间和风险收益的不同维度去甄别与梳理。


“目前正在探索科技成果转换新机制与新模式;传统意义上,这个过程需要十至十五年。”科技部火炬中心人士坦言。


诚如,当一项科研形成成果的预期是10-15年的时候,一支存续期只有7年的资本会去投资吗?这个显而易见答案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10-15年”和“7年”会发生变化吗?会变得匹配吗?


亿石的回答是“Yes”。


先来看“7年”的由来:所有民间资本的结合与管理基本采用的是私募股权基金也就是所谓PE的形式(在中国适用于《合伙企业法》)。该形式最早脱胎于美国资本市场的设计,从投资孵化一家公司到登陆资本市场完成退出,需要经历3年的财务期,2年的股权限售期和2年的平衡期,这就导致了大部分私募股权基金的存续期为5+2,即7年。时至今日,在中国,“7年”在实践中甚至多有缩短的趋势。


“10-15年”则是人们对一项“科研形成成果”的普遍时间认知,其中包含着一些“模糊”的认识。比如时间范畴看“科研形成成果”包含大致三种理解1,理论提出-----成果形成;2,一只科研团队形成想法---成果形成;3既有科研成果---形成可应用的产品。


而作为一项可被投资的“标的”,亿石对此的认知是“科研团队根据其既有的实验室研究成果,通过进一步的深入研究、跨学科联合研究和产品开发研究,最终形成产品级应用”。如果以此为界定,通过大样本量的观察,“科研形成成果”的时间周期目前在18—24个月左右。这就完全进入了“7”年的“小资本”可以接受的范围。


与此同时,“实验室研究---到应用成果”的转化正在加速。亿石根据大样本量观察2000—2006年,2012年至今,该类转化过程出现了两次明显的加速现象。


一项科学研究、特别是早期的实验室研究以科学家和科研团队的理论研究为始,一旦从实验室完成理论研究,下一步就进入公司化、产品化之路,这个过程称之为科学技术成果转化。


“获得知识的便捷是加速现象的重要原因。”贠晓汝说。


比如一个生物科学团队意图研究制成一块基因芯片,其具备了生物学、病理学、化学的基础能力并可以做好这个构型,但若想进一步做成一块尺寸非常小的芯片,研究团队就面临了学科交叉的问题,需要物理学的知识支持和物理学家的配合。当这个团队需要物理学方面的支持的时候,通常第一件想到的事情是去丰富自己的物理学知识,于是就有可能去做知识查询。


在贠晓汝看来,如果说计算能力的提高是“加速”现象的成因之二;那么,人工智能所引起的数据处理变革“加速”现象的成因之三,从2012年到现在,悄无声息地发生了人工智能的革命。


亿石发现,科学技术成果转化的加速,大量项目的时间周期甚至缩短至18个月以内,标志着“小资本”开始可以介入“大科研”。“快资本”可以撬动“慢科研”在这一点上,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新兴资本开始批量投资于‘科研-产品’的转化过程。而提高这种行为的有效性,方法就至关重要。”贠晓汝说。


亿石的方法是,将“学科交叉点水平”作为“有效”科学技术成果转化中最为关键的一个要素指标,将“联合科研”作为重要突破口和工作方式。


因此,“如何提高一个项目的学科交叉点水平是亿石在科技成果转化当中所关心的最为关键的一个要素指标。通常情况下学科交叉点水平越高,产生科学技术成果的速度越快,所生产的产品之商业竞争门槛也就越高。“专注于科学家打交道的贠晓汝说,这也是他与数百位科学家深度交往之后得出的结论。


怎样与科学家做生意?

 不过,资本与科学家的暧昧关系是怎样发生的?


在此过程中,如果说“学科交叉点水平”是支点,那么,联合科研则是撬动工具;而“股权”无疑是重中之重的纽带。


而一切的归根结底是“人”。亿石的经验是建立直接到“人”的体系,善于提出“能力要求”,是快速搭建联合研究的团队重要方法。


亿石建立了自有体系下的青年科学家团队、导师科学家团队和科研工程师团队,同时还有着科学基金和大量的科学赞助人,以此迅速地把人聚集在一起。


该体系下的标准动作是——架构“知识产权”和“股权”的双线运营,“激励”可以“被激励”的科学家。


诸如,亿石与科学家联合成立的项目公司,由科学家占有70%的股权。传统的科学技术成果转化典型案例模式为:一位企业家与一位科学家合作,引入科学家的某项核心技术,并为此成立一个新的项目公司,给予科学家20%-30%的股权。但由于科学家对市场的了解缺乏和其所有的知识产权价值高预期的认知,对利益占比期望过高,而企业家则由于对科学家知识产权是否全数转让存在疑虑,两方合作存在明显的心理间隙。


“科学家所看重的不仅仅是回报,还有未来可掌握主动权的自由度。亿石通常和科学家约定,所成立的项目公司未来更多的将进入并购市场。”贠晓汝说。


亿石的操作手法是,通过一个想法聚集一群人,开展联合研究,然后成立项目公司并投资它,在极短的周期内做出产品。创造交织“知识产权”、“股权”、“项目公司”、”尊重科学家”、“联合科研团队”等诸多要素的科学成果转化体系和模式,就可以做一个“漂亮”的“有效科学”技术成果转化,而且时间将大幅缩短。


事实上,亿石投资了若干科研项目,贠晓汝认为,可形成一个在科研领域的共享经济,可批量地去转化科研成果。这个过程存在着几个加速要素,即如果快速地提出能力?如果快速地形成联合团队?如果快速地编制软硬件?如果都能加速,那成果就相对可控,这个时候反而可以在源头推动更“有效”的科研。


亿石的成长源泉,或者说亿石寻找项目用的最主要方法是“科学家推荐科学家”。


贠晓汝介绍,通常亿石考察一个项目的时候会以学科交叉点水平为核心,另外还有其它三个指重要指标,首先是技术说明书的编制是否完整?因为这一技术成果最终要走向市场。其次,它的国际化视野有没有达到?第三是类似技术或者类似领域过往发生的重要并购情况如何?以判断是否有足够的机会和前景,借以衡量该项目的价值。


值得一提的是,不只是深度参与此次科技转换直通车;今年6月15日开业的中美创新创业孵化器,亿石也是发起人之一。该孵化器平台旨在推动中美之间的前沿技术成果转移、落地和加速。


亿石科学集团合伙人、亿石深度孵化加速平台创始人、中美创新创业孵化器负责人李科萌解释,与传统孵化器的“二房东”或者围绕着信息、交流的轻孵化模式不同,亿石深度孵化加速平台以“用科学的方式孵化科学”为基本理念,采用科学的方式,协同社会力量,力求铸造创业者所需的服务全链条,支持入孵项目所需的商业模式规划、产品策划、顶层架构设计、技术研发、市场营销、发展战略、企业融资、人力招聘、品牌传播、财务管理和法律等多方面的综合需求,以快速推动全球高新科技领域的青年科学家创业团队的领先科学技术成果向社会推广及普及。


李科萌认为,“开放实验室+深度孵化加速平台+天使基金’的孵化结构是助力科技成果成功快速地从实验室走向市场的最佳支持体系。


概之,也许不难发现,从实验室到产品化、产业化的路径中,把握时间轴对资本的约束——毕竟““收益”“风险”和“周期”是资本永恒考虑的主题;以“不同学科交叉点的知识产权+股权,或联合科研”为本,纲目并举,甚至把“投资与科学”本身试为一种“科学”,方能找到科技成果转换直通车的秘密。